青春不疼痛

月圆之夜 十 【赤黄】

zero晴:


野兽发情的对象是不是谁都可以,只要出现一个人能够消遣体内的这份热情,是不是谁都可以?他无从得知。


他有些心不在焉的站在球场边,披着外套双手环胸的注视着场内,事过境迁,他再也看不到球场中昔日的伙伴打闹的情景,也看不到那抹暖色金黄,他侧过头隔着玻璃窗望向天际,白色的流云与蓝色的天空,他干脆转身,拉开门走出去,夕阳渐渐沉落,他记得,今天又是月圆的日子。


只是这一次,那个人已经不再需要他了……


他对他说了再也不见。


“小征?”身边突然传来声音打断了他的思念,他扭过头看到实渕玲央拉开门探出脑袋来,“是不是可以结束了?今天的活动?”


“……嗯。今天就到这吧。”他回过头去低声回答,又一次陷入了无边际的黑色想念。说再也不见的人是他,现在在这个日子最放不下的仍然是他。他对人类的黄濑存在爱情,那他对兽人状态的黄濑就是疼惜。他无法将那个什么都不懂如孩童一般的黄濑交给一个他不认识的陌生人……


回到宿舍冲了个澡,看着手机上显示着已经是晚上八点,窗外已经升起明月,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心跳也跟着一下一下的在频频加快……


他转身回房拿起自己的包与外套就往外面冲,撞着的来人扶住了他的肩膀,“小征你要去哪?”


“东京。”


“……赶不到未班车了吧,不能明天吗?你最近气色不太……好…”


“太迟了。”他没等实渕玲央说完,快速的打断了他的话,丢完这么一句就往楼下跑,实渕玲央耸了耸肩,冲动都是少年之事,他们家的主将现在也不过是青春少年。他想起不久前的街边,在喧哗的人群中,赤司拽住那人亲吻那个人的情景……他不禁感叹到青春真好。虽然他并不觉得自己有多老成,但至少,要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与同性的恋人亲吻这种事情,他还没有勇气……果然主将就是主将,不认输都不行……


 


他穿着一件大大的衬衫,躺在身家床上,窗外边有一棵樱树,现在已经是满院樱香,透过枝的缝隙,空中挂着的圆月,每次这种日子,他都会早早的入睡,月圆夜是属于狼人的日子,他没有好的对象,所以这种日子一般都会安静的渡过,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清晨醒来时会觉得全身不舒服,且会做些一些奇奇怪怪的梦,像是真实但却又不是,片段很少,但每个片段都会出现赤司。


他翻了个身,指尖抵在唇边,想起赤司的那个告别之吻,想必,现在的赤司肯定很幸福……他一直不太明白赤司为什么会去京都,虽然洛山是名校,但也离家太远。他也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赤司与他的恋人很少见面,不过经过上次的事情,他也完全明白了。


只因为,恋人在京都嘛。


这样的原因。


还真是痴情。跟自己一样,笨蛋一个!


他单手解开皮带,拉下拉链,为自己手活,只是他的房间里没有赤司的味道,他在脑海里努力的回忆着赤司的脸,突然窜出来的梦镜中的某些片段,赤司抚摸着他的头发与耳朵,亲吻他的唇,他对他说,我爱你哦凉太……


睁开眼睛的时候,手被弄湿,他也清醒过来,赤司已经不在,那也不过是梦境,一切都不过是自己的幻想罢了。


他抽出床头的纸巾擦拭了下,手腕搭在额头之上,进入了睡眠。


若在月圆之夜梦见你已成为习惯,那我也希望今天能够拥抱着有你的梦境入眠。


 


窗外明月升起,透过窗直射进来,他猛地睁开双眼,眸子里泛着金色的光——


小赤司……


他腾地从床上坐起,推开了房间里的那扇窗,一跃而下……朝着某个熟悉的地方奔去……


小赤司的房间,小赤司的床,小赤司的……


可是小赤司不在……


他半跪在窗台之上,扶着窗,四周打量,赤司不在……被子叠得好好,他跳了进来,拉开了浴室的门,他记得赤司在里面给他洗过澡,但现在浴室里没有人,他又推开了卧室的门,走入客厅,空旷的,安静的……


他突然想起,赤司对他说,“凉太,再也不见了……”


“唔!!”


他在这一刻才意识到,赤司已经不要他了…抛弃他了…不要他了…不要了…不要了……


“呜……”喉咙间嗯嗯两声,没能说出话来,他本就语言贫乏,突然而来的悲痛感他还不知道要怎样才能渲泻出来!


他立刻转身再次回到卧房,拉开被子将自己裹了进去……里面还有着赤司的气味,虽然已经不再浓烈……他将被子圈了一转又一转,抱着赤司平日里睡的枕头埋入了怀里……


他想起了,想起了那日下午,有个男人抢走了赤司,所以他的小赤司不会再回来了……


隔着被褥,传来低低的梗咽声,野兽的悲鸣。


能够说出来的就不是痛苦,痛苦怕是你拥有一张能说话的嘴,却不知道该如何说。


 


人类都是悲凉的事物,从很久以前他就知道,戴着面具虚假的过活,他以为赤司能够接受他的所有,可实事证明也不过是昙花一现……胸口的痛一直持续着…好痛苦好痛苦……


有谁能够来杀了我,毁掉我!!


“……”他紧紧的抓着怀里的枕,将脸埋在里面,当脸颊感觉到湿润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哭了。不知道是为了自己的悲情还是为了赤司的无情……


 


出站口,他用着飞快的步子往外跑,拦了辆出租车报上了自己公寓的地址,看向手中抓着的手机,那轮圆月已经升到了半空之中,十二点将置……


怀抱着黄濑会来找他的那么一丝希望,这样莽撞的回到东京……


为什么还是不会绝望呢?愚蠢,他攥紧拳头,这一刻他竟然冷静了下来。人为什么不会绝望那就是还怀抱绝望前的希望,为了这点希望,得到你的可能性减到了百分之零点零一,我都不愿意放弃……其实,往往结果都是……明明先前都已经下了死亡通知书了……


他捏了捏额角,催促着司机快一点。


若是错过了又该怎么办?


凉太,你发情的对象是不是其实谁都可以?若不是我的话,是不是你也会找上其他人……


车停下的时候,他扔下钱就往电梯里跑,十二点已过,手指按上电梯的按纽都在颤抖,胸口快速的鼓动着,他看着电梯里照映着的自己,怎么可以这样失态!他闭上眼睛,默默念着……


凉太,若你来过,就请再等一等……


等一等。


拉开玄关的门,屋子里并没有其他,月光透着落地窗照了进来,室内一片安静,他轻手轻脚的穿过客厅,推开了卧室的门——


“……”


他看到被拉开的被子,有着微微的颤抖,里面有人……这一刻,他的心已经停止了跳动,他握紧拳头,指甲钳进皮肤里有些疼痛,确定自己所见的真实,他又松开了手……


被褥里的人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藏在被子里的耳朵抖了抖,又没了声音,鼻尖一嗅,他猛地拉开被子朝来人看了过来……


四目相触的那一刹那,黄濑突然大声的哭了出来。


“呜啊啊啊——”还是那个孩子……好似被人遗弃过的孩子终于找到了他的主人一般,哭喊声如是一把钢刀,深深的刺进了赤司的胸膛,好痛!


“凉太……”他伸过手去想去拥抱他,却不料黄濑一个起身,整个的扑了过来,室内一声沉闷的响,两个人都跌落于地,后脑勺被撞得有些晕,身上的人死死的抱着他容不得他起身,他也只好躺在地板抬手过去抱住了他的背部。


他们之间仍然无法交谈,直到黄濑冷静下来,他才从地上坐起替他擦拭着眼泪,黄濑依然拽着他的衣角死不松开,赤司轻皱着眉檐勾起唇,“凉太你究竟想让我拿你怎么办才好呢?”


黄濑用着一双湿润的眼睛看着他,不明白他的说话,赤司又低头笑了。


怎么能够与现在状态的他交谈……


那一夜两个人相拥而眠,他们无法交谈,也没有做爱,赤司一夜没有合眼,他想看看黄濑会什么时候离开,可是这一次,黄濑紧紧的拽着他的胳膊,直到清晨外面天色渐明……


 


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是赤司的脸,他翻了下身,又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他意识到什么,他突然从床上腾地坐了起来,然后机质般的转过身来看向身边的人……


“唔!!”没错,是赤司,他撑着侧脸看着他,因为自己坐起的原因,他也跟着坐了起来……


“!!”他想也没想的往边上挪了挪,确定着自己并不是在梦境里,“小赤司为什么会在我房间里?”


“……这是我的房间。凉太。”


“!!!”被赤司提醒,他环顾了一圈,发现这真的不是自己房间后,又立刻垂下头来看到自己衣服还穿得好好的,虽然裤子被拉开了拉链,然后他又朝赤司看去,赤司还穿着私服,衬衫上有些折皱……他有些习惯性的抖了抖耳朵……


“唔!!”耳朵!!意识到自己头顶两侧还竖着耳朵时,他拉过被子想遮起来,却被赤司制止住了。


“那个……这个…呃,COSPLAY……小赤司也玩过吧…那个…呃…”他急着想要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虽然他还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赤司的房间里,脑袋里飞快的运转着……被赤司识破身份什么的想都不敢想,谁都行,赤司不行,他再也不愿意将自己难堪的样子被他看到了……再也不愿意了……


“还有呢?”赤司问。


“……唔!我……我马上就走,对不起,打扰小赤司了。”他说着光着脚滑下床来,拖起了身后的大尾巴……“!!!”黄濑反应得很狼狈,涨红着脸支支吾吾的完全不知所措的望向赤司,“那个…小赤司,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我……”


突然被赤司一个用力拽到了他的胸口,扑面而来的赤司的气味,血液上涌,心脏扑通扑通乱跳着,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却听到赤司抱着他的脑袋,声音从他耳边传来,他说,“我知道哦。凉太的一切我都知道。”


“!!”他一愣,随后挣脱了赤司的臂膀,看向赤司,赤司勾着唇,用着缓慢的字句说着,“凉太是狼人的事情。”


“!!”


“我很高兴,在月圆之夜,凉太你没有去找别人,依然会在这个房间里等待着我的归来。”他继续补充。


“!!!!”黄濑无比震惊的看向赤司,失去了所有语言。


“虽然凉太并不喜欢我。但是,我还是很爱你。无论是身为半兽人的你还是身为人类的你。”


“!!!!!”


“你的回答呢?”他看着他的眼睛,问。


他已经无法去形容赤司的这番话给他带来的接二连三的震惊,他就那样注视着他,两个人对视了好久好久,他才艰难的开口……“那个人呢?”


“不就是凉太吗?”


“!!!”


“你以为还会有谁在我身上留下痕迹?除了你还会有谁?”


“!!”


“过来,凉太。”赤司勾唇,对着黄濑伸手,竖在头顶的耳朵抖了抖,身后的尾巴轻轻的摇晃起来,他慢慢的朝着赤司走过去,直到,指尖相触,赤司握住了他的手,他神经一紧!


“!小赤司!!”


“我在。”


“你说!那个人是我?!!”


“不然呢?”他抬眼看他。


“兽人化的我?”


“是的。”


“!那个有着一双漂亮眼睛的也是我?!”


“嗯。”


“……”


胸口一暖,眼泪瞬间下滑,他倾身向前,再度的扑进了赤司的怀里……


你可知道我有多爱你……


他蹭在他胸口老半天,背后一只手轻轻的拍着他,他抬眼看向赤司,“我也是。”


“嗯?”


“喜欢小赤司。”


“……凉太!?”


“我不是说过吗,狼人一生只会爱上一个伴侣,若是小赤司属于别人了的话,我就要独自的过这一生了。”


所以,求求你,不要再抛下我……


赤司神情一暖,再一次,紧紧的将面前的这人拥入了怀里。


我的这一生,肯定也只会爱你一个人。


将来的世界不再有你,我也一定会怀抱着这份念想沉睡终生。


”我爱你。“

评论

热度(49)

  1. 魔儿蓝汪叽 转载了此文字
  2. Wei。蓝汪叽 转载了此文字
  3. 青春不疼痛蓝汪叽 转载了此文字
  4. 胖妞蓝汪叽 转载了此文字